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安王将沈妘送回沈,回到宁,还未回透的衣,就被请到了宁处。

“孙拜见祖。”安王拂了拂衣袖,行礼

吓了一:“你是去淋雨了?”

“今府,忘了伞。”

心疼:“千万别病了,先去,一再过来,我让熬好姜汤,回来刚好能喝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